手机版 | wap站点 | 主页 | 网站首页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高鐵 > 教育動態

唐的甪直日記(六十七)
作者:唐老師 發布時間:2019-09-04 瀏覽量:

寫在前面:


一、本期開始,開始連載蘇州著名影視評論家、蘇州作家協會會員、小荷出版中心顧問唐亮先生的作品:《唐的甪直日記》。


二、去年春,唐老師開始坐鎮甪直的作文博物館,每周數日往返於「洋蘇州」與「古鎮蘇州」之間,閃回於古典文學與網路文學之隙,穿越於時空與人物之際,真是氣象萬千,閱歷繽紛。


三、在我的建議下,唐老師開始撰寫他的《唐的甪直日記》,記錄在甪直的點點滴滴,描畫在古鎮的人人事事,筆記在現代社會中的新新舊舊。從目前成就的幾篇來看,寫得很有特色,文字有味道,日記有故事,篇篇有嚼頭。


四、「我寫故我在」。在唐老師的筆下,我們看到的,是一個固定不變的處所中,發生著的一個一個變幻無窮和驚喜不斷的「室內劇、情感劇和音樂劇」。


五、特別要提醒讀者諸君的,是這些日記的本身,就是唐老師的一篇篇青春回憶錄。他常常由人及物、由人及己、由人及舊。人老了,寫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、感動和感懷。這些,也最能擊中讀者心中那最柔軟的一部分。這些,大概就是我們崇尚的所謂「文學」吧?看來,唐老師深諳此道。


六、希望《唐的甪直日記》能一篇接一篇地寫下去,記錄作文館,也記錄作者生命中的一個又一個嶄新的春夏秋冬。


七、最好的文學,其實就是你腳下的那塊地。


八、特此推薦!

 

河馬

2018518日晚  蘇州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唐的甪直日記(六十七)


201967  星期五  多雲


端午節的一天

 

今天是端午節。

記得去年端午節時,甪直古鎮舉行了「非遺文化周」活動,我也參與了,並得到了五個紀念印章,獲得了小獎品。

今年甪直古鎮進行了第二屆「非遺文化周」活動,據說,昨天舉行了開幕式。不過,今天才是正日,感覺參與活動的人沒有去年多。

上午10時,活動開始,我去江南文化園走了一下,服務台前圍了一些人,大多是家長陪著孩子來的,在領取答卡題。今年的打卡規則有所變化,其中有水鄉服飾拼圖遊戲,要求三分鐘內通過;甪直醬園內,則是現場回答問題;在箱內抽取字謎條,然後進行猜謎;另外還要求參與者在非遺項目前合影,併發圖片到新浪微博等網站;在光影墅民宿與其合影發至朋友圈,當完成了以上五個項目后,方可打卡通過,蓋上印章,領取獎品。顯然難度有所增加,不過參與者似乎與非遺項目的體驗程度得到了加深。當然,我今年沒有再去參加這些活動。

在江南文化園裡,開設了非遺體驗館,展示了草編、麵塑、麥桿畫等;在廣場上還有草鞋、竹篾編製等;在文化園走廊里則擺出許多攤位,如甪直蘿蔔乾展示、海棠糕製作等。

文化園古戲台則有甪直水鄉歌舞團表演歌舞節目,這次的主題是:「築夢中國,情系甪直」。我站在廣場上看了一會節目,在歡快的舞蹈節奏中,古韻和今風、傳統與現代交融在一起,因此令人賞心悅目。

作為歷史名鎮,甪直確實有許多文化內涵可以挖掘,遊人們要看的,就是甪直與眾不同的民俗。

下午,進入作文博物館的遊人越來越多,其中有四位來自台湾的女子,在作文博物館內久久不想離去,其中一位做幼教老師的說:「太喜歡這裡了,真的不想走了,在鄭州哪有這些啊,有的就是商場、商城、商廈。」

我在想,台湾是中華文化的發源地,那裡的人對古物有種天生的情懷,可是現在她們跑到江南古鎮來懷古了,我覺得這是非常有意思的。

今天進館的家庭也有很多,其中就有小荷學員的家庭,有位刨冰班的學員一家,來館參觀,他的父親對小荷嘖嘖稱讚,他說:「讀了兩期小荷,進步很大,主要是小荷的教學方式與眾不同。我現在給小孩子只報兩門課程,一個是小荷作文,另一個就是足球。」

我說:「這很好,一文一武,對成長有利。」

有趣的是,這位父親還是甪直本土人,他說:「我是甪直人,儘管在蘇州工作,但這麼多年,我怎麼不知道有這樣一個作文博物館。現在因為孩子在小荷讀書,我繞了一個圈,才又回到甪直了。」

端午節,人來人往,作文博物館成為了遊人旅途的中轉站。



2019613  星期四  陰雨


關於牆洞


61日,琴記酒坊的老闆,在微信上傳給我照片,說是我們房那兒的牆出現了一個大洞,並有倒塌的危險。我當即給那天作文博物館值班人員打去電話,叫他立即去察看情況,但是看了一圈后並未找到。我有些納悶,於是反覆看那張照片,我當時意識到,這可能是我們3號房的外圍牆,但不知對我們裡面的建築會有多大的影響,我給戎哥打去電話,向他彙報情況。

琴記酒坊老闆倒是挺熱心,知道我不在甪直,他直接找到作文博物館,並帶著我們的值班人員,到他租的倉庫那兒去看情況,也只有在他那兒才能看清楚牆洞的具體狀況,的確,看到那個洞,感到很可怕。

第二天,戎哥來了,他親自前來察看,過後,他打給我電話,告訴我,這個牆洞不屬於我們的房子範圍,屬於公用牆。後來馮老師也打來電話,要我與琴記酒坊老闆聯繫,由他出面,聯繫房管所,並由他們進行維修,不然牆塌了,也會殃及到我們的3號房。

我立即與琴記酒坊老闆聯繫,幾天過後,我再次詢問其進展,他說:「正逢端午節,比較忙,沒有去聯繫。」

今天,我來到了甪直,併到他店裡去,特意去詢問其結果,他告訴我,打了幾次電話給房管所,但是沒人理他。於是我與他商量下一步如何辦?

我到旅遊公司諮詢了一下,特問古鎮老宅由什麼部門管理,他們告訴我,到保聖社區,或東方文旅。

下午,我就去了保聖社,尋找胡主任,給他看了牆洞照片,胡主任很熱心,當即表示,等會兒就去現場察看。

此時,天開始下起了雨,胡主任和他的助手,一起來到了阿董飯店門口,我即去叫來琴記酒坊老闆,過來開門。當他們來到現場,看到牆洞后,胡主任便與東方文旅的人聯繫,可對方一口咬定:「那裡不屬於古鎮的房產,古鎮上屬於他們管理的房子全部維修好了。」

邊上的阿董聽不下去了,他說:「小屋肯定是屬於公房的。」幾經說明,東方文旅的人勉強答應明天來看,我關心的是,這堵牆的歸屬。

因為馬上就要進入梅雨季節了,如果老牆不及時修理,它會倒下一大批建築,俗話說:小洞不補,大洞吃苦。

真的不知道,這個牆洞到底會怎樣?



◇甪直鎮非遺文化周


◇小荷學員

◇美好時光


◇牆洞